关于我们|网站声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综合要闻> 党政声音

【佳节话家风】被“催工”的表妹

发布日期:2017-02-13 16:10:55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字体大小:

今年过年,结婚一年多的我回到家,居然没被“催生”,这还要多谢我的大表妹把全家舆论的火力都吸引走了。

“七大姑八大姨”围着她,不是“催婚”,也不是“催生”,而是“催工”。

大表妹年方二十三,去年从某个财经学院会计专业毕业,在家吃吃睡睡半年有余,工作却还不知在何方。工作不是找不上,是独生女从小懒散惯了,一听到和吃喝玩乐无关的事情,就犯困。

她妈妈怕她有压力,不敢催;她爸爸心疼女儿,也不催。

但过年和亲戚一碰面,就没人“网开一面”了。

有人说:都二十三了,再吃爹妈的喝爹妈的就说不过去了。

有人说:一定要趁着年轻,多出去学点本事。

有人说:别怕吃苦,吃点苦是好事。

……

大表妹的爸爸无意间一句“女孩子嘛,在家玩几年呗,我们又不是养不起”,遭到全家猛烈的“炮火”袭击。

“青春那么短暂,哪里玩得起!你们能养她一辈子?”一大家子人情绪激动。

不怪大家多管闲事,家里的共识就是这样——凡事要靠自己的双手。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的姥姥姥爷响应国家号召,从河南老家远赴新疆,从此扎根在那里。刚到那里的时候,举目四顾只想哭——戈壁滩上要什么没什么,只有沙子和石头管够。

姥姥姥爷和他们的同伴就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植树盖房、耕田养鸡,把大戈壁一点一点建设成绿洲。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让姥姥给我挠背,她那双手,从指肚到掌根布满了裂纹,宽的窄的深的浅的黑的红的,各种款式,纵横交错。这样的手只要在你背上轻轻划过,那感觉就比用指甲挠还美妙七八分。

我妈妈和舅舅们就开玩笑,说姥姥不用种地了,可以去按摩店专门给人挠痒痒。姥姥就笑,展开关节已经粗肿变形、无法伸直的十指,露出手掌里沟壑坎坷的峥嵘风景。这风景,浓缩着姥姥家那些年的艰难生活。

姥爷1983年突遭意外去世,那时作为长女的我妈妈只有十五岁,正上初三。我最小的舅舅才十岁。姥姥没工作,带着四个未成年的孩子,眼睁睁看着天塌下来。

但天塌下来没把人砸死,生活就还要继续。姥姥包了一大片田,养了一大窝鸡,起早贪黑也就勉强挣足几个孩子的口粮,上学却是再也供不起了。四个孩子都是班里成绩名列前茅的好学生,可怜我的妈妈和两个舅舅初中毕业只能选择技校或中专,三年后就进了工厂;我的姨姨都读到高二了,家里实在掏不出学费,她哭着被送进纺织厂。

命运的变故让他们过早懂得,这世间什么都靠不了,只能靠自己的双手。

小时候,我印象中妈妈只要下班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卧室的小圆桌前看书学习,周末也不例外。那时她有稳定的工作,却从来不让自己安逸,忙着考会计证,考大专,上函授……好多个夜晚,家里的小卧室灯光如豆,妈妈埋头于书山题海,我就在一旁读书认字。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书香寂寥、安静得近乎冷清的夜晚,给了我成长中最宝贵的启蒙。

这么多年过去,姥姥家的孩子没有谁从麻雀变了凤凰,但也享受着工薪阶层的平淡快乐。每个人性格不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点——凡事不求人,不搞关系,不走后门,自己尽全力争取到哪里,就满足于哪里。但是,不努力就满足,也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那在家啃老的大表妹,就成了家里的“异类”。

大年初三,我和妈妈在家吃饭聊天,又聊起了姥爷去世后的事。聊到辛酸处,妈妈忍不住垂泪,尔后又淡淡地对我说:“命就是命,你改变不了。只求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无愧于良心就好。”

妈妈又让我也劝劝表妹,“你年龄和她相近,她不愿听我们唠叨,但你的话,她也许能听进去。”

这种“七大姑八大姨”的角色我一般不接,这回却欣然同意。第二天就找到机会准备和表妹促膝长谈。大概是已经被亲戚们的炮火轰开窍了,我没说几句,表妹就表示这个春节过完,一定要从“家里蹲大学”毕业。她打算考个会计证,找份和专业相关的工作,还准备报个舞蹈班,学点儿才艺。

以前要是问起我家的“家风”,我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出来。总觉得家里人都是最最普通的老百姓,受教育程度也不算很高,给孩子讲不出很深的道理,家族里也没立过什么规矩。但这个春节,通过大表妹的事情,我突然明白家风不只是明说在嘴上的道理或者立在纸上的规矩,长辈一辈子的生活方式和对待人生的态度,也是一种无声胜有声的家风,潜移默化影响着后一代的人生。(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