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318期《搞权钱交易 县委副书记栽了》

发布时间:2021-03-26 21:15:0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2021年1月21日,省纪委监委公开曝光了5起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系统治理典型案例,其中就有南充市南部县委原副书记朱仕友在工程项目实施、工程款拨付方面收受贿赂等问题。目前,朱仕友已经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近期,记者通过调查采访,还原了朱仕友在任职期间的权钱交易内幕和查办过程。

【正文】2019年3月开始,省纪委监委、省委巡视组、南充市纪委监委多次接到群众对朱仕友的举报。南充市纪委监委最初的调查结果,却让办案人员感到非常意外。调查发现,朱仕友和家人的名下居然没有任何财产。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我们根据举报以及多年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是不太正常。

这一反常现象,反而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重点关注。那么,朱仕友看似身家“清白”的背后,是否藏有不可告人的猫腻?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经过比对就发现了虚假身份证。

办案人员在调查中发现,朱仕友名下竟有三张假身份证。办案人员顺藤摸瓜,通过假身份证信息,很快查到了他们名下的银行账户。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从这些账户中也发现了,(朱仕友 )和他的亲友之间的(经济)往来,进而我们就发现他的相关的亲友银行账户上的钱也怀疑是他的,后来最终核实后,确实这些钱都是他的。

 

主持人: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朱仕友三张假身份证名下的存款和房产,加起来一共有上千万元的资产。这些钱到底是些什么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文】朱仕友先后在蓬安县、仪陇县担任组织部长,2011年转任西充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分管城市建设、土地出让、资金审批等工作,手握项目管理权和资金审批权。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他的蜕变最主要就是在西充任常务副县长,分管的就是国土,还有财政这块,在这时候他就开始大笔大笔地收钱。

一些商人为了承揽工程,想方设法接近朱仕友,频频用请客、拜年、感谢等套路来表达“心意”。朱仕友开始忙于各种应酬,大大小小的红包一共收了23万多元。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大,朱仕友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他不再满足于老板们的小恩小惠。

在这个时候,商人姚某找到了朱仕友。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姚某当时承建了西充中学的食堂,过后就不做了,就想急于把这个钱要回来,就是1000多万。

2011年,姚某与西充中学因为食堂的经营问题产生矛盾,西充中学决定与姚某解除合同,收回食堂承包经营权,并给予姚某一定的经济补偿,但双方就补偿费用没有达成一致。在姚某的请求下,由朱仕友出面协商,最后西充中学实际支付姚某赔偿款1100多万元。拿到赔偿后,姚某提出给朱仕友100万元作为感谢费。面对这么一大笔贿赂,朱仕友还是心存忌惮,但是他又不甘心放弃这到手的“肥肉”。为了收下这笔钱,朱仕友可谓是绞尽脑汁。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他(朱仕友)就让姚某一个周末拿到成都去,姚某就把现金装起来,他从西充县打了一个野租儿车,到了南充过后,通过这个野租儿车又另外找了个野租儿车。

朱仕友叫了两辆车从南充开到成都,一辆他坐,一辆空车。到了成都以后,他让姚某把钱放到那辆空车上,等姚某离去后,他坐上放钱的那辆车回到西充。收了这100万元后的那段时间,朱仕友曾经惶恐不安、战战兢兢,然而对金钱的渴望很快就战胜了内心的恐惧,他的胆子变得更大了,特别是调任南部县委副书记以后,其敛财手段近乎疯狂。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陈金燕:(朱仕友)把公共权力当成自己的私利,(就是)明目张胆受贿,巧取豪夺索贿。

2013年,四川某投资有限公司与南部县政府签订合同,投资修建汽车项目,朱仕友担任项目建设指挥长。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朱仕友告诉公司负责人庄某,他要去北京看病,要求庄某和他一起前往北京。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需要到北京去住院,他说他需要交,当时他说办会员,要交比较大的金额,就给相关的老板(庄某)说了。

朱仕友告诉庄某,这家医院办理会员卡需要100万元,庄某立即准备现金100万元送给朱仕友。然而,朱仕友并没有拿这笔钱去办理会员卡,而是直接收入了囊中。除此之外,2014年下半年,朱仕友还以借的名义向庄某索要了现金55万元。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鲜伟: 相当于找到了发财之道,基本上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的这些项目,他该过问的要过问,过问了之后,给人家做了什么事情,别人就要来给他买单。

2015年7月,汽车项目进入实施阶段,商人陈某看上了其中的棚户区还房项目,请求朱仕友出面帮忙。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他们跟朱仕友报告就说,他们想做这个事情,朱仕友说肯定要通过招投标这些,朱仕友就默许他,作为乙方代表去做,他们就通过挂靠公司,然后去参与投标。

有了朱仕友的支持,陈某等人利用买通招标代理机构、串通围标等违法手段,顺利取得了安置点建设和棚户区建设项目。为感谢朱仕友的照顾,陈某先后两次送给了朱仕友现金共计150万元。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何桂兵:他就觉得他所做的这些,收人家的钱,或者甚至向人家要的钱都是理所当然的了,变成了私人的一种利益交换了。

因为多种原因,汽车项目最终成了烂尾工程。3月12日,记者来到项目现场,看到的是大门紧闭、杂草丛生。

 

主持人:

一个汽车项目,朱仕友先后四次索要和收受贿赂达300多万元。该项目的烂尾,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调查人员发现,朱仕友除了在土地出让、房地产开发等领域大肆收受贿赂外,他还把自己一个特殊的爱好演变成收钱的渠道,这个爱好就是打麻将。

【正文】在南部县做工程的老板都知道,朱仕友喜欢打麻将,而且还有自己的套路。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鲜伟:一般就是他组织,比如说他今天听说你从外地回南部了,那么他就给你打电话,我今天有空我们耍两把。

参加朱仕友牌局的也都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他的牌局都不用现金,以扑克牌结算,每张扑克牌代表5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筹金,一场牌局的输赢动辄就是数万元。

【采访】南充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鲜伟:基本上就是只会赢不会输,因为输了他也不给,他就欠个条子在那里,赢了就找人要。

输了就欠着,赢了就找人要,这就是朱仕友打牌只赢不输的法宝。调查查明,2010年至2019年,朱仕友先后与多名管理和服务对象打麻将,通过赌博敛财共计86万元。

经查,2007年至2019年,朱仕友先后利用担任西充县、南部县领导的职务便利,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85万元、港元10万元、美元3万元、黄金1000克。2020年12月,朱仕友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采访】南充市南部县委原副书记 朱仕友:我诚恳接受组织的处理和法律的制裁,我一定认罪伏法、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主持人:

朱仕友从被动收钱办事,到办事就想收钱,最后发展到主动索贿、不给钱就不办事,其蜕变史就是一部典型的滥权、敛财堕落史。更加荒唐的是,朱仕友天真地认为,通过自己的精心设计和周密计划,所有违法犯罪行为都能逃脱党纪国法的制裁。殊不知,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聪明的猎人,等待他的终将是法律的严惩。

节目的最后,向大家发布一个温馨提示。从下期节目开始,《廉洁四川》栏目播出时间将从现在的每周五晚9点调整到8点30分,也就是比现在提前半个小时。欢迎您继续关注我们!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下期再见。

编辑人员:王婧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