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268期《欲壑难填》

发布时间:2020-04-13 11:09:2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近年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深刻把握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和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重大判断,突出重点削减存量、“零容忍”遏制增量。在惩贪治腐“铁拳”出击下,2019年3月26日,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正华迎来人生的重大转折,这一天,他被资阳市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

【正文】刘正华,1962年出生,研究生文化,1985年入党,历任安岳县民政局局长、财政局局长、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2001年至2013年,是刘正华从政生涯的“高光时刻”。凭着出色的业绩和踏实的表现,刘正华得到了组织的重点培养,2001年出任安岳县民政局局长。在此期间,多次获得国家和省级表彰。

【采访】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刘正华:我干了这么三件事情,觉得很自豪的。第一件事情是对安岳县所有敬老院五保老人的全面入住;第二件事情,如何让生了病的贫困群众得到党委政府的救助,作为全省的样板在推广;第三件事情,安岳县所有社区的办公用房,我们基本上都做到200个平方以上。

这个戴着荣誉光环的副县级领导干部,为何会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调查发现,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大,社交圈的变化,刘正华看到周围灯红酒绿的生活,没有经受住金钱的诱惑,很快忘却初心,开始想方设法挣钱。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申军:2004年,刘正华那个时候还是安岳县民政局局长,他出资让妻子与他人合伙经营酒楼,挣了些钱。尝到甜头后,刘正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又开茶楼、KTV、驾校,累计获利200多万元。

贪婪战胜了原则。除了违规经商办企业,刘正华开始利用职权捞钱。

【采访】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刘正华:来送红包的,来送礼的,相对就有人了。那个时候就开始变化了,我思想就开始混乱了。

2006年6月的一天,刘正华在办公室内与工程老板王某商量修建民政局职工经济适用房事宜,由于资金紧张,王某希望刘正华在工程款拨付上予以照顾。离开时王某留下2万元现金和一张纸条,纸条写着“请刘局关照,及时拨付工程款。” 这是刘正华第一次收受大额红包,有了第一次,对于刘正华来说,收受红包礼金就成为了习以为常。

【采访】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刘正华:他们送的多数都是些感谢费,都是拨了(款)过后,他送的感谢费。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申军:经查,2005年至2014年,刘正华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款拨付以及工程招投标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先后22次非法收受他人现金,最大一笔金额多达50万元。

从违规经商办企业到收受红包贿赂,刘正华的胃口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他自认为工作能力和业绩不错,应该得到提拔重用。2011年底,刘正华被平级调任为安岳县财政局局长。

【采访】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刘正华:当时就想到,反正是副县级干部,也没有希望了,当不到就算了,还是收点钱实惠点,有点钱才稳当。

升迁无望,让刘正华更是找到了放纵堕落的借口。刘正华不满足红包礼金的小打小闹,一心想趁在位期间“捞”笔大的,留待退休养老。

机会很快就来了。某公司通过竞标拿下安岳县南山片区建设项目。2012年春节前,公司安排安岳分公司副总经理陆某向刘正华拜年,送了2万元红包,请他关照资金拨付。可刘正华想要的不止于此,他示意陆某从南山片区建设项目中分点工程给自己的亲弟弟刘某涛。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陈茂宇:财政局长刘正华一开口,陆某便深知得罪不起。但当时南山片区建设项目已全部发包完毕,陆某便从中协调,将已发包给他人的普州文化广场绿化项目转让给了刘某涛。

手握财政大权的刘正华,觉得各部门都会买他的面子,便将权力的运作发挥得淋漓尽致。刘某涛等人以约每棵4000元采购了78棵小叶榕树、以约每棵7万元采购了8棵小叶榕桩头用于广场绿化栽植。但刘正华嫌原预算控制价总价太低、“利润”太少。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何松涛:财评过程中,刘正华不惜拉下身段给下属打招呼,财评意见几乎全部采纳询价价格。经鉴定,小叶榕、银杏、桂花等乔木单价远远高于当时市场价,仅材料价一项就虚增660余万元。

最终,财评小叶榕认价高达每棵5.6万元,价格翻了14倍,小叶榕桩头每棵20.48万元,价格翻了近3倍。刘正华本以为这次能大捞一笔,但当他得知弟弟刘某涛在该项目中仅占25%的股份时,暴跳如雷,认为浪费了自己费尽心思拿到的好项目。于是,他再次想到了陆某。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何松涛:刘正华负责疏通关系,陆某负责实施,将普州文化广场绿化项目进行拆分,一分为二。绿化一由刘某涛与颜某等合作承包,绿化二项目则交由刘某涛一人承接。

欲壑难填,刘正华不放过任何一个发财机会。刘某涛等人种植的小叶榕因树型不美观引起群众“吐槽”,刘正华于是灵机一动,又和陆某商议,通过项目指挥部对小叶榕进行移植,趁机再次购进86棵搞假植。就此一项又虚增造价487余万元。

为了获取更大利益,刘正华兄弟俩绞尽脑汁,在报送结算资料时,又直接虚列养护费345万余元。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 何松涛:普州文化广场绿化项目预算控制价从最初的477万不断增加,最终初审并拨付2900余万(元),导致国家财产损失2100余万元。刘正华从这个项目中获利300余万(元)和两间门面。

鱼贪饵,容易上钩;人贪利,终落陷阱。以为能大捞一笔从而安享晚年的刘正华,最终不过黄粱一梦。2019年3月,资阳市纪委监委对刘正华采取留置措施;9月,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采访】资阳市安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刘正华:现在想起来后悔得很,这个账是算不得的。算不得政治账、经济账、身体账、亲情账,这些都算不了了。我悔恨万分啊,终身悔恨。

办案人员在调查中还发现,相关部门在审计过程中,不管是违规提高的树木单价、虚增的树木数量,还是虚列的养护费等均未被审减。审计监督“视而不见”,为刘正华等人骗取国有资产打开最后一道防线。

【采访】资阳市纪委监委第十纪检监察室主任 李俊生:从此案中我们不难发现,除了刘正华等人抱团贪腐外,项目管理混乱、监管严重缺失、职能部门严重失职给其提供了操作空间。目前,该案的其他涉案人员正在接受调查。

主持人:

老话说得好:清其流者必洁其源,正其末者须端其本。刘正华忘却初心,欲壑难填,把金钱当成了人生追求的唯一目标,最终走上了违纪违法的道路。全省党员干部要以此为鉴,勿忘立身之本、常思自由之乐,始终做到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切实走好为政之路、人生之路。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再见。

编辑人员:陈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