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280期《双面人生》

发布时间:2020-07-03 21:19:2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从本周开始,《廉洁四川》栏目将在新闻频道播出,播出时间是每周五晚上九点,欢迎您的收看。

今天节目的主角,是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我们先来看一看关于他的两段采访。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一个领导说,哎呀,这个学校恼火,你捐点钱给我们修个希望小学。我说要得,我们企业明天就来。所以第二天我就派人去修,就修了所学校在那儿,现在都还在,花了40多万。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思涵:拿了两个口袋,一个口袋50万,提到了何朝武的家中,叫“老师,我这次来给你送个大礼包”。然后何朝武后面通过清点,总共是100万元钱。

主持人:

20世纪90年代,自愿拿出40多万元给家乡建学校,毫不犹豫;2015年,一次性受贿100万元,心安理得。我们很难想象这是同一个人。从建筑工人到工程项目负责人,再到深耕南江建设系统20年,何朝武在当地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式的存在,呈现给人们的是一个多面的人生。

【正文】何朝武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79年通过招考进入南江县建筑公司,后被派往西安工作。20世纪90年代,建筑企业允许搞项目承包制,何朝武迎来了事业的快速发展期。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你有那个能力承包工程,你就可以去,完全可以带领工人去承包,反过来给公司交管理费,是这种形式的。走的这个路子,项目经理责任制。

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南江县县属国有企业改革中,何朝武被委以重任,先后任建委党组书记、建设局副局长,2001年7月任建设局局长。任职期间,何朝武以能干、会干、拼命干著称,曾受当地历届领导班子信任和群众好评。2008年,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何朝武放弃晋升副县级领导的机会,要求调到了项目多、资金量大的城投公司做董事长。从那时起,他走上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同期声】巴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思涵:因为确实他自己从最初参公的时候,他就是以一种经商模式在国有企业里面工作,他脑壳里面想的问题都是如何来把利益最大化,我自身的利益最大化。

在南江县城投公司担任董事长后,何朝武发现,公司组织架构并不完善,有空子可钻。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黄铸:一个是城投公司没有党组织机构,二个是班子成员也没有配齐。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监管的,是一言堂。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等于相对这个权力就非常集中,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主持人:

在南江县城投公司,项目怎么做,交给谁来做,全凭何朝武一个人说了算。2012年,南江县有三个工程项目准备实施,何朝武估算项目利润高达25%。看着眼前的“肥肉”,何朝武决定物色一个信得过的利益代言人为自己敛财。最后,他选中了自己的侄儿何强。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黄铸:因为何强性格比较软弱,又比较听话,又是他的妻侄儿。多种因素,他觉得他能够拿捏和把控住何强。

何强原本只是一小包工头,何朝武电话一打,便立刻赶了过来。何朝武亲自带着何强查看了项目工地,回到办公室后,他一言不发,拿出纸笔,写下一个数字:15%,何强心领神会。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黄铸:当时作为何强呢,也明白,既然他带到我说那个意思,他的理解,那么想得15%交给何朝武,他得10%那也不错。

对何强来说,自有资质和资金撑不起这么大的工程。何朝武向他承诺,工程不需要走招投标程序,也不需要垫资,城投公司会按工程进度提前拨款。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按算下来(总利润)是1000多万,我到他那里拿了221万现金,他分6次拿的,在他那里留了,放他账上放了320多万。

仅仅这三个项目,何朝武就受贿近900万元。截至案发,由于还有2310万元工程款没有拨付,按照双方约定,尚有346万元没有兑现。

为了方便敛财,何朝武利用职权,想方设法规避招投标。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黄铸:何朝武为了帮助他的一些亲朋好友,他会把一个工程进行多次肢解。比如说一段公路,他分成很多个标段,根据他朋友的多少,来决定标段的数量。

主持人: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何朝武其实并没有什么花钱的爱好,他敛财,一方面是商人利益最大化的本性;另一方面,是为自己的两个儿子。2015年,何朝武到美国探望大儿子期间,一个念头更是狠狠击中了他。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我们主张他购房,购个房子才有落脚点。(大儿子)85年的,今年34岁了,你在那里结婚没有房子肯定不得行。

【正文】在美期间,何朝武就帮儿子看好了一套售价80万美金的别墅。房,一定要买,钱,从何而来?何朝武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经手的项目。他发现,某工程项目总造价700余万元,利润15%左右,正好可补上买房的资金缺口。于是,他又找到了何强,并索要了工程的全部利润。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思涵:他说这一次你就不要挣钱了,这次把项目的利润全部交给我,因为我娃娃要在美国买房,我现在急需用钱。

2016年春节后,何强经过一番操作,向何朝武指定的境外账户汇入29万余美元。

给大儿子买房后,何朝武又考虑起自己的小儿子,他要“一碗水端平”。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思涵:他就没有用他自己的钱来交给他的二儿子,而是把城投公司的工程项目交给他二儿子来做,那么通过这种方式就给他二儿子也挣了上千万。

主持人:

除了自己的亲友,何朝武的利益圈子里还有一个叫吴登科的老板。吴登科曾经在山西做煤炭生意,2013年来到南江搞工程。两个人的利益交换,还要从吴登科拜师何朝武说起。

【正文】吴登科到南江后,急于攀附政商界关系为自己经商开路。鉴于何朝武在南江建设领域分量重、项目多,吴登科一门心思溜须拍马,想要拜何朝武为师。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罗思敏:比如他(吴登科)的亲戚朋友从上海给他带点海鲜回来,那他都要等到何朝武,给何朝武捎去,亲自下厨给他煮好,端到他师父饭桌前。他是种大量的亲情投入,感情投入在里面。

时间一久,两人就以“师徒”相称,甚至比亲父子还亲近。何朝武则利用权力,帮助吴登科承揽工程项目、介绍销售混凝土、担保发放高利贷。

【采访】南江县某建筑商:从何朝武手上拿项目,就要用吴登科的混凝土,价格比市场上每方高20块钱,钱也是何朝武直接从工程款当中扣。

【采访】南江县某开发商:何朝武给我们介绍高利贷,有时候不需要,他也要给我们,不要还不得行,想还也不得行。利息就从我们的程款当中宰扣。

有了师父“加持”,吴登科的经济实力迅速壮大。师父不遗余力,徒弟自然投桃报李。吴登科先后送给何朝武现金183万元,其中就包括节目开头的那100万元。

据查,何朝武涉嫌受贿共计人民币2300余万元,港币0.5万元。2019年12月,何朝武被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何朝武:当领导带我从我家里走出去,我孙子望着我那个无助的眼光,孙女还小,老太婆说你要注意身体。我知道我没有回去的那一天,我自己感觉到对不起我这个家庭,非常对不起家庭。忏悔,再忏悔也无法挽救我自己的犯罪事实。

案件查办后,巴中市纪委监委举一反三,以案促改,在全市深入开展典型案例警示教育。

【采访】巴中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常祎:按照省纪委监委的部署,巴中市纪委监委制定了定期开展工作调度、全面摸排问题线索、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等七条措施,建立“专案推动+专门喊醒+专场问廉+专项述责”的推动机制,扎实开展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系统治理和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专项整治。

主持人:

何朝武的双面人生道路走到了尽头,他在忏悔书中写到:“即使再多的悔恨也改变不了我所犯错误的事实和性质,再多的泪水也改变不了我所犯错误留下的耻辱”。从当年的能人沦落为受贿犯罪的腐败分子,何朝武的人生起落值得每个党员领导干部深思和镜鉴。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下周再见。

编辑人员:黄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