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306期《潜逃23年,“粮耗子”落网》

发布时间:2021-01-01 21:15:0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今天是元旦节,恭祝各位朋友节日快乐。本期节目的主角邓文双,原本是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的一名出纳员。作为一名曾经的国家公职人员,他也是一个外逃23年,被巴中市巴州区纪委监委千里抓捕的犯罪分子。被抓捕时,身上仅剩14元。这些年,邓文双究竟经历了什么,又为何外逃呢?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1:警察,出示证件,你身份证?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没有。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2:你叫什么名字?叫什么?什么名字?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邓文双。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1:哪里的人?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四川。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2:是他,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1:是他嘛?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2:是他,

【同期声】追逃小组成员1:好。你晓得我们来找你有什么事不?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晓得。

【正文】2020年10月20日下午14时,在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下高村的一间破房里,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员、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网上追逃对象邓文双被捕。这个闷热、散发着恶臭的房间,是邓文双60元一个月租来的,里面堆放着刚捡回来的废品,一个没有罩子的小风扇是房中唯一的电器。

面对追逃小组,他说,内心的纠结与挣扎终于结束了,他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自责,真的是迷住了样,鬼迷住了一样。

邓文双的外逃之路,始于23年前的一天。1997年5月12日,巴中市巴州区粮油收储公司领导发现,公司的银行存根和现金账目完全不符,要求对账。得知消息后的邓文双,回家拿了件外套和3000多元现金便仓皇离开了,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带。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当天晚上,就是12号晚上我就到了广元火车站了,到了广元火车站的时候,我就买了卧铺票,但是只有一张,那个时候身份证也没有,他(售票员)说那要多给100元钱,刚好坐那个卧铺票我就到广州去了。

邓文双这一逃就是23年。他隐姓埋名,在广东、海南等地辗转躲藏。从2018年开始,邓文双流落到海南省靠收捡破烂维持生计。

 

 主持人

100元钱,在当时几乎等于邓文双一个月的工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宁愿多花100元,也要坐上这趟火车赶紧离开?让他宁愿流落他乡,靠捡破烂为生,也不敢回家?故事,还要从1996年底,邓文双的一次偶然经历说起。

 

【正文】1996年底的某天,邓文双带着孩子在街上玩耍时,偶然发现了一种名为“开心天地”的赌博游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邓文双玩了几把,一下就赢了四百多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那时候我的工资多少嘛,我的工资110多元钱的样子。我感觉赢了几百元钱很舒服,我很高兴。

尝到甜头的邓文双兴奋不已,以为找到了一条发财的捷径。第二天晚上,他又带着钱去了赌场。可这次没有了之前的好运,不仅把老本输了,还搭进去两千多元。为了捞回损失,他紧接着第三晚又去了赌场。这一次,他将家里的所有积蓄都取了出来,希望能一次性回本。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第三晚上我把所有的全部输完了,我就焉巴巴地,当时想要点钱也不好意思,路费也没有,就走了,就回家了。

将家中积蓄输个精光,邓文双感到无脸面对家人。这时,他想起自己手中正握着单位的银行账户,他大胆设想,是不是可以暂时拿点现金出来,待赢钱之后再还回去。有了这个想法,邓文双很快便付诸行动。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第一次拿了几千元,三、四千元的样子,数字大概我记不得了,反正是一大摞,反正是没数,那天晚上我又输得光光的。

邓文双急火攻心,迫不及待地想赢回来。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支取的是公款,1997年春节,邓文双没有回家和家人团年,他躲在城里的赌场内继续赌博,完全坠入了赌博的无底深渊。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我过年也输了,开始就越输越多了。我算过我走之前,我大概算了下49万多。

当年5月12日,邓文双挪用公款一事败露。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邓文双选择了匆忙外逃。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那只能跑啊,那个钱也还不了,你找哪去还哪去找,姊妹也借不了这么多,我只能跑路。

在举目无亲的广州,邓文双身上的钱很快便花光了。为了维持生计,他辗转佛山等地,在工地当搬运工、保安。某天,邓文双听说海南的琼山区域也有类似“开心天地”的赌博游戏,又做起了春秋大梦。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我还是想扬眉吐气,把家里钱还了,我就过去了,保安我就不当了,坐轮渡到琼山市,也输了。

无奈之下,邓文双在附近的工地打水泥地板。可秀才的身板怎能扛下风吹雨淋的活儿,很快他便坚持不了,开始在海南四处流浪。在海口市美兰区下高村,他以低廉的价格,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简陋平房,以捡破烂为生,过上了捡一分花一分的日子。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我后来也想还,哪有那个钱还呢,那个时候生活费都搞不定了,去打工打了一段时间也受不了,就看人家捡破烂可以。

 

主持人:

邓文双是当年巴中市粮食领域最大的一只“粮耗子”。1997年5月21日,原巴中市检察院(现巴州区检察院)对邓文双涉嫌贪污犯罪立案侦查,但始终不见其踪迹。2002年4月1日,邓文双被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列为网上追逃对象。2020年上半年,巴州区纪委监委对辖区内历年外逃人员进行梳理,再次对邓文双展开了追逃。

【正文】在巴中市纪委监委的统筹协调和督促下,巴州区纪委监委集中整合检察及公安机关精干力量,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制定了“一案一策”追逃方案,迅速展开追逃追赃工作。

【采访】巴中市巴州区监委委员邵予:先后召开五次协调会议,具体研究追逃举措,对内优先选派办案经验丰富的干部,会商缉捕事项,形成高效顺畅的追逃工作机制。

【正文】在对其身边亲属进行大量走访的过程中,有亲属反映,邓文双多年前曾给家人打过电话,说的是普通话,这一线索的出现给专案组提供了方向。

【采访】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杨俊:根据我们巴州区九十年代外出务工人员的区域分布,我们初步划定了浙江、广东、海南三省为重点,分成三个小组分别前往三省开展追逃工作。

【正文】通过梳理摸排,追逃小组终于确定了邓文双的落脚点。2020年10月20日中午,经过多日蹲守,追逃小组认为抓捕时机已经成熟,立即冲进出租屋内,成功将他控制住。邓文双说,自己最后悔的是没有第一时间投案自首,最对不起的是家人。

【同期声】巴中市巴州区原粮油收储公司出纳邓文双:想说的就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按法律办事、伏罪,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正文】当晚21:30,追逃人员带着邓文双乘坐由海口飞往重庆的航班,抵达重庆江北机场。在追逃人员押送下,邓文双脸色苍白走下旋梯。至此,外逃23年的“粮耗子”终被抓捕归案。

 

主持人:

有逃必追,一追到底。邓文双是巴州区纪委监委追逃工作中抓捕外逃时间最长、涉案金额最大的嫌疑犯,也是该区被抓捕的最后一名外逃人员。得益于监察体制改革的推进和监察机关与司法机关的通力合作,2018年以来,潜逃15年的原巴州区邮政鼎山支局长颜从强、潜逃24年的原储蓄员梁凯相继投案自首。纪检监察机关正告所有外逃人员,正视现实,尽早归案,才是正途。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下周再见。

编辑人员:王婧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