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播聚焦 > 电视节目

第301期《被“围猎”的市委书记》

发布时间:2020-11-27 21:15:00 来源:四川省纪委监委 字体大小: 分享至: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2020年8月24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中,陈吉明“将公权力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为政不廉、‘亲’‘清’不分,甘愿被‘围猎’”的表述格外引人关注。近期,陈吉明受贿一案有了新进展,本栏目第一时间跟踪了案件宣判情况。

【同期声】外景记者 叶爽:这里是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10月19日,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受贿案在这里进行了一审宣判。

【同期声】审判长:被告人陈吉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受贿所得的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正文】陈吉明,资阳市委原书记,曾先后担任自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资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随着法槌落下,陈吉明这些耀眼的履历都将因这一纸判决而彻底翻篇。

记者发现,在陈吉明案的判决书中,“打牌”“吃饭”“唱歌”等词汇,出现的频率很高。

【同期声】外景记者 叶爽:陈吉明在生活当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采访】雅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 顾霞:从在案证据反映出,他在生活当中和商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来往频率比较高,特别是在周末,或者是他有时间的时候,会和商人们在一起吃喝。

翻阅陈吉明的履历可以发现,陈吉明出生贫苦,为跳出农门,曾经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知识青年。那么,其又是从何时起,初心发生质变的呢?

1962年,陈吉明出生于自贡市富顺县,父亲早年病逝,兄妹三人由母亲一人拉扯长大。经历了现实的贫苦,陈吉明从小就立志,要走出农村,过上好日子。这个想法如影随形般伴随着他的成长。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 陈吉明:在党的阳光雨露的哺育下,我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党校教师和政府机关的公务员。

大学毕业后,陈吉明被分配到自贡市委党校工作,随后又在市政府、市交通管理委员会等多个单位锻炼,逐渐成长为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

调查发现,早在1995年,在担任自贡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期间,陈吉明就随大流开始收受下属和下属单位的红包、礼金。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 陈吉明:当时自己认为收受下属和下属单位的红包礼金是一种正常现象,不是一种违纪违规的行为,所以在这红包礼金的问题上自己丧失了警惕。

这段看似平淡的经历,在陈吉明的从政生涯中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离开自贡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后,陈吉明的职务虽然提升了,但思想意识却停滞不前,甚至还在倒退。

【同期声】外景记者 叶爽:我们回过头看,陈吉明从积极上进蜕化到追求生活上的奢侈享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苗头的呢?

【采访】四川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袁勇:大概在2003年左右,他担任自贡市副市长,联系民营企业,开始跟各种企业老板打交道,就此拉开了他被“围猎”的序幕。

面对老板们“热情周到”的服务,陈吉明渐渐忘乎所以,让正常的官商交往,慢慢变质成了“围猎”与“被围猎”的畸形圈子。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 陈吉明:商人老板拉拢和腐蚀我,都是从不经意的一些吃吃喝喝、打牌娱乐这方面开始的。

“围猎者”们小心翼翼地掩盖着逐利的目的,不断向陈吉明进行感情投入。典型的一招,就是陪他打麻将。据统计,光是通过打牌铺底和故意输钱等方式,这些老板就先后向陈吉明输送了100多万元。除此之外,每到周末,都有人邀请陈吉明在高档酒楼、饭店吃喝玩乐。有个老板甚至把这种吃饭喝酒的感情投入维持了四五年之久,才第一次提出帮忙的请求。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在车子的问题上接送我,然后请我吃饭,请我喝酒,有时候陪我打牌,反正感觉到给我提供这样一种服务,自己感觉得非常周到, 非常热情,而且给我的感觉也是,他是一种心甘情愿的。

这种“冷水煮青蛙”的巧妙方式让陈吉明很受用,感觉很“舒服”。沉迷于“情感围猎”之中,他渐渐把“围猎者”当作了好兄弟、好朋友,开启了走向违法犯罪道路的“加速度”。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认识我的人和我认识的人都比较多,再加上自己性格上的缺陷,生性好交朋友,重感情,为人耿直,肯帮忙。

主持人:在频繁的交往中,请吃、请喝、请玩的人逐步增多,频率也日渐加大,陈吉明从原来收受下属单位的红包礼金逐步发展到收受民营企业老板的红包礼金,陷入了“关系好了,帮人办事,又收人钱财”的恶性循环之中。

2005年,陈吉明在自贡市分管交通工作。

【现场】外景记者叶爽:2005年,省道S305线要进行升级改造,部分路基工程面向社会公开招标。也就是这次公开招标却是引来了一些想要通过打通与陈吉明的关系,走捷径的老板。

通过吃请,老板杜某某和陈吉明搭上了线。酒酣耳热之际,杜某某对其大肆吹捧,在陈吉明这里得到很好的“印象分”。在杜某某提出想承揽省道S305线的部分工程后,陈吉明积极协调,通过向下属“打招呼”的方式,最终帮助他获取了其中一个标段。为表示感谢,杜某某又邀约陈吉明一起吃饭,并送上了一个大红包。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吃了饭以后,他把我单独留下,用一个纸袋子就(拿)给我,他就感谢我(对)他做这个工程的支持,我当时拿回家(注:家楼下车库)一看,里面是20万元人民币。

这是陈吉明早期收受的单笔最大的感谢费。当发现纸袋中的现金数额如此巨大时,他既兴奋又害怕,甚至不敢放回家里。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当初收20万元感谢费都有所“不敢”的人,在被“围猎”中却日渐麻木,几年后就以“借”遮羞,一次性收受了100万元。

【同期声】外景记者叶爽:陈吉明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之下,提出要这100万呢?

【采访】四川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王尚尚:大约2011年,陈吉明在和一个张姓老板在聊天过程当中,就提到了家里最近经济条件比较紧张,提出向张老板借款100万元,同时约定一年之后归还本金和利息,张老板听后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

这个张某某也是围绕在陈吉明身边的商人老板之一。每到逢年过节、陈吉明生日,他都会送上红包。这一次,张某某虽然知道这个“借”是“有借无还”,但依然在几天后就拿出了100万元,交给了陈吉明。双方既没有打借条,也没有约定利息。

【采访】四川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王尚尚: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一年之后,陈吉明也没有提还钱的事情,张老板也没有向陈吉明要这100万元。

党的十八大后,慑于反腐压力,陈吉明虽然也有过一些退赃行为,包括将这100万元悉数归还给了张某某,但他内心的贪念并没有斩断。一些商人老板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另辟蹊径,用上了新的“围猎”套路——通过以他人名义购买房屋,送给陈吉明实际使用。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想到产权没有接收,没有入住,产权又不是自己的,就感觉心理上也规避了这方面的一些东西,所以就麻痹了。

习惯了收物、收“使用权”,陈吉明的贪欲之心再次膨胀了起来,甚至主动向一位老板提出了“借”辆车开的要求。

【同期声】外景记者叶爽:当时,陈吉明的家人提出需要一辆车代步,但陈吉明并没有自掏腰包购买,而是“很自然地”想到了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朋友”,于是便有了我身后这辆奥迪A5。

2018年初,陈吉明在和老板吴某吃饭时,提出想要“借个车开”。吴某在问清楚他想要什么样的车后,花了40余万元,以他人名义购买了一辆白色的奥迪A5轿车,直接交给了陈吉明的家人使用。

在落马后,陈吉明终于对这一场“围猎”有了清醒、深刻的认识。

【同期声】资阳市委原书记陈吉明:他实际上是在跟我手中的权力讲感情,在跟我手中的权力交朋友。他们不是捧着我,而是捧着我手中的权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古训,可惜自己明白得太晚。

最终,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陈吉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16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1000多万元。

主持人:

为获取最大的利益,个别不法商人处心积虑成为“猎手”,花样翻新“围猎”手段,让一些领导干部沦为“猎物”,坠入陷阱。陈吉明身为一名厅级干部,却意志薄弱、生活腐化,为政不廉、亲清不分,从被动收钱到甘愿被“围猎”,最终堕落成为腐败分子。今年年初,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明确提出,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大道至简,党员领导干部须始终谨记,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党员领导干部应自觉净化“朋友圈”,防损友、交益友,切忌以利交友,提倡以德会友,这样才能初心不改、底线不丢。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我们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编辑人员:黄博